2003年8月,wellpay.com在海外平台被注册,后因未及时续费在2014年10月26日删除被预定竞价,以五位数人民币结拍,有“我们付、好支付”的意思。

2017年3月30日,域名城ID为“loud”的米友陈方博发帖说:“wellpay.com这米现在交易争议,望米友们暂时不要收购。”

通过陈方博所发帖子了解到,原来——

TIM截图20170928115158.jpg

  • 今年3月21日,有买家通过爱名网给他的域名wellpay.com报价2000元。

  • 3月22日,卖家还价50万元。

  • 3月23日,买家报价15000元。

  • 3月24日,卖家还价45万元。

  • 也许是卖家看到连续5天没有再收到买家的报价,心里有点“着急”了,想适当降价来激活谈判,于是在3月30日,主动给买家一个新报价“40”(万),并留言:“有兴趣的话六位数可以谈谈,低了就不好意思了。”

  • 信息发出去两个多小时后,买家看到“地板”捡漏价,赶紧去付款了。

买家支付了40元钱买到了这个域名,系统把域名过户到买家名下。

卖家这时才发现,自己原来想报价40万的域名,不知为何却错手写成了40元,买家看到这么低的价格自然是马上付钱买回来了。

比较离奇的是,买卖双方进行讨价还价的是平台的询价议价系统,并非一口价哦。

好了,本文不展开讨论该平台的议价系统以及交易过程。总之,原本买家已经报价15000的域名最终因为卖家的“手误”而以40元交易了。

于是卖家走上了与平台、与买家的沟通之路,想拿回自己的域名……

TIM截图20170928115220.jpg

在沟通、发帖都无效的情况下,卖家只能诉之于法院了。

大家都知道,走法院诉讼途径是很耗时的,于是在4月7日立案成功后只能等待……

鬼才知道,这段日子里卖家承受了多少忧忡、焦虑和痛苦……出于将心比心,不少米友都在持续关注此事的进展,希望卖家能早日拿回自己的域名。

就在今天,卖家陈方博和小编说:

“米拿回来了,15天内转移给我,是9月15号在杭州互联网法院诉讼平台在线审理的。”

审: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如下调解协议:

1、撤销原告陈方博与被告王玉玲于2017年3月30日达成的合同。

2、被告浙江贰贰网络有限公司于2017年9月30日前协助原告陈方博及被告王玉玲将涉案域名wellpay.com恢复至原告陈方博名下。

3、原告陈方博于2017年9月30日前支付被告王玉玲1500元。

4、本案案件受理费7300元,减半收取计3650元由原告陈方博负担。

域名大王所知,这可能是2017年8月18日杭州互联网法院正式挂牌成立以来,审理的首例域名纠纷案件。祝贺陈方博拿回了自己的域名,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

TIM截图20170928115230.jpg

杭州互联网法院诉讼平台(netcourt.gov.cn)提供“网购”般便利的诉讼服务,起诉、立案、送达、举证、开庭、裁判,每个环节全流程在线,诉讼参与人的任何步骤即时连续记录留痕,当事人“零在途时间”、“零差旅费用支出”完成诉讼。

杭州互联网法院集中管辖杭州市辖区内基层人民法院有管辖权的下列涉互联网案件:

1. 互联网购物、服务、小额金融借款等合同纠纷;

2. 互联网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3. 利用互联网侵害他人人格权纠纷;

4. 互联网购物产品责任侵权纠纷;

5. 互联网域名纠纷;

6. 因互联网行政管理引发的行政纠纷。

恰好该案9月20日下午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进行了第二次开庭审理。审理结束后,在场人员传回消息说案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当事人邵博有望拿回域名,愿天下无仲裁、无诉讼,愿企业越来越重视和主动收购自己的品牌域名!